院长谈|“善经济”时代,慈善从边缘走向中心
2018-11-16 1089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精准扶贫的关键年,也被称为“公益十年”。11月24日,由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中华全国总工会指导的第十四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国际论坛暨2018责任中国荣誉盛典在京举行。论坛以“致同行者:构筑责任共同体”为主题,汇聚了来自政府、企业、公益组织及学术界的数百位嘉宾。

 

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国际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荣获“2018年度责任人物”。——“中国到了一个大转型期,我们这些做理论、思想或学术研究的,如果这个时候能贡献一些力量非常荣幸。”


王振耀院长四年前在这里提出中国进入了“善经济”时代。“从2011年开始,全球人均GDP进入到1万(美元)发展阶段,由此开始推动全球经济开始追求高质量、高科技和第三产业化的发展态势。这个发展态势先是静悄悄的,但现已开始越来越强大。”他认为慈善开始从边缘走向中心,担负起经济与社会建设的使命。如何促成社会政策与经济政策和公益慈善的良性对接,是中国慈善甚至社会经济转型非常重要的使命。


1.jpg

其实我是接着汤敏教授的话来谈一个理论,一个视角。我们今天是同行者,我们要判断既有植根于乡村振兴这样的巨大社会资源,同时还要看一看羡慕经济发展的新阶段,新趋势和新方向,同时确定一下社会责任的新使命,也就是公益使命到底如何。

世界进入善经济发展阶段,

人类文明进入全面交汇时期

这一段时间,尤其是今年,大家可能都会感受到世界经济确实到了一个新阶段,大家可能会感到,怎么这个国家有意见,那个国家有意见,我们的经济怎么了?好像这个社会组织还想修改,那个规则都要修改,其实用我自己的研究发现,恰恰世界进入到了“善经济”发展阶段,人类文明现在正在大踏步地进入到全面交汇时期,它不可能运用老方法来解决现在的问题。那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从2011年开始,全球人均GDP进入到1万(美元)发展阶段,由此开始推动全球经济开始追求高质量、高科技和第三产业化的发展态势,这个发展态势先是静悄悄的,但现在已经开始越来越强大,西方称之为“社会经济”,英国更是提倡社会影响力经济,我称之为“善经济”,发展非常快,社会结构、经济结构正在出现多方面的重合、交合,在这样的过程中,这个社会开始出现社会价值开始逐步引领经济价值,而对这样的趋势,我们还有巨大的认识提升空间。


为什么这么说?世界面临着空前的挑战,这个挑战的基本点在于,在原来体制下,原来的生活方式下,产品极为富余,汽车或各种各样的产品很困难,销售起来相当困难,因为生产的东西全球人来消费,用不完了,以中国为例,有220多种产品不仅许多是全球第一,而且往往占全球产量的60%甚至到70%-80%,中国没有办法销售,没有办法来消费这么多的产品。但是另一个方面来看,经济生产率高度发达,但社会经济类的生产率严重滞后。我们现在缺产品,很多产品不行,如果把这个最终归结的话,就是十九大报告所说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其实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真善美的产品严重匮乏,这个产业现在起来挑战极大。表现为哪里呢?老龄化来了,人口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应对老龄化的机制准备好了吗?我现在看到的是,进入老龄服务产业里,包括大健康的,很多企业基本全部用的是市场经济手段、机制、逻辑,已经发展这么几年了,投资过百亿了,还是发展不起来,觉得走不动,对比国际上老龄化企业,大健康产业,会觉得有很多依托,社会责任,企业责任做得很强,我们简单地用市场、商品这样的逻辑来发展这样的产业,没有社会价值。所以,现在矛盾很大。


气候变化,现在世界正在面临着生存环境的挑战,气候变化来了,对环境尤其是北京这两天天气又迎来新的污染,这当然要对产业,宏观的经济政策产生出来这样的影响,有些方面是决定性的影响,这样的影响下,我们的企业就是整个产品如何调整呢?


用原来的方法不行了,那怎么办?这要产业升级,如何升这样的绿色的级?不容易。经济转型是产业结构的转型,德鲁克在展望21世纪的时候,说你们要注意,有几个休闲产业,医疗产业、消费产业正在成为新的增长点,但它的产品是不生产,直接要消费的东西,不生产有形的,它的逻辑和其他类产品不一样。旅游成为第一大产业。第三产业比重日益增加,中国已经迈过第三产业占50%的门槛,经济转型如何转呢?包括社会转型、社会政治、社会问题等日益提到发展议程,全社会绝对不会像现在按照过去的逻辑来公共汽车上争吵的事件。过去已经一定会想到,像我们这一代思考的是阶级斗争新动向,现在大家都会想到个人的修养,宏观的公共管理,有没有像人家国外公共管理,你和司机在那儿争吵会用什么手段来解决?过去没有想到。国际上早有成熟的经验,用法律和强制性手段建立社会标准。社会转型,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新一课。当然,政府结构也在转型,所以,不社会,无公益、不商业格局来了,我们社会真的需要真善美,我们缺很多眼光,缺很多感受。有很多学校里觉得特别困难,比如北上广深,学校里没有卫生纸,孩子们通过调研的时候才发现,孩子们就因为没有卫生纸,特别是小学生,不敢上厕所。家长给孩子们背的水,下午三点钟孩子们把水集中倒一个地方,全国都是这样,回去好告诉家长我把水喝了,实际孩子们忍着。这比农村的孩子困难得多,所以孩子就得了慢性病,当然品行上也不好,他就说假话,就因为没有纸。是我们社会产品的开发,经济和社会的转型现在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在哪儿,学生在学校里用的纸大概6元,我们意识不到,这不是谁不让做,完全是到现在这个阶段不适应。


现在人均GDP达到9000美元,

沿海地区已经达到1万美元,急需要慈善

需要我们的社会责任,社会价值引领经济和社会转型,这时候是非常紧迫的。社会经济价值,如果这还是理念,十九大把我们社会主要矛盾定位以后,我认为这是时代基本课题,就是经济和社会的提升都需要经济和慈善的对接,需要现代慈善支持和引领经济提升的力量。所以,中国的慈善需要转型,如何形成现代经济,现代慈善产业其实是需要大家来思考的。


善经济发展阶段的公益使命

 社会责任的使命是什么呢?不像前几年,《慈善法》通过以后,它开始从边缘走向中心,如果我们现在按照国际社会提出来的,世界正在进入社会经济、社会影响力经济这样新的阶段,它会对金融投资各方面都产生影响,其实慈善正在开始从边缘走向中心,正在担负起这种真善美,经济与社会建设的使命。


第一位的使命:发展以人为本的社会服务。

在中国,要想发展产业,这一课不补不行,不补我们走不动,就是要发展以人为本的社会服务业。如果这个产业不发展,恰恰发现在最好的地区,最有治理架构的知识分子中间老龄化严重,大学里、科研机构里,80、90岁德高望重的人痛苦,照料体系、服务体系是非常脆弱的,有钱买不到服务,买不到好的服务,怎么办?儿童福利,儿童保护,儿童早期教育,包括残障人士的福利和社会服务,心理咨询等等,我们只是刚刚开始,许多方面还存在着严重的不对称,而这恰恰是我们企业社会责任发展的巨大空间。


第二,倡导慈善科技,推进环境保护等。

了解企业社会责任以后,真正在发达国家的竞争力是慈善科技,慈善科技不是慈善家把钱捐出来,而是慈善家把钱拿出来自己做各种各样的科技实验,包括推进环境保护。盖茨前两天就在倡导,用科技,用技术解决科学问题,他以前说的污水池子(音),集中200多位科学家做Global got(音),进入企业里有激光打蚊子,研究出什么蚊子吸血,母蚊子,用激光一开就让这些蚊子不存在,咬人的蚊子用激光来打。还有疫苗的输送解决疫苗的安全问题,甚至用航天技术解决疫苗的安全问题。企业能不能组织推进各种类型的慈善科技呢?要增强我们企业的实力,恐怕这一条需要巨大的努力空间,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用社会企业来发展。


在欧洲,有很多就是慈善基金会办的企业,最熟悉的是宜家家具,是宜家基金会投资的企业,我们到欧洲访问,类似这样的企业还不少,来独资来做。现代企业一定会成为浪潮,发展社会企业,进行影响力投资,影响经济和社会转型,中国一些地方还在努力促成社会企业的发展,如何促成社会政策与经济政策和公益慈善、社会责任的良性对接呢?这是我们需要特别思考的,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是我们中华慈善甚至社会经济转型的非常重要的使命。希望大家能够关注这一问题,通过经济和社会转型促成企业社会责任更好地履行。


2.jpg

此文章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统筹: 高华俊 

责编: 李静 陈科名

编辑: 薛沛

本文源自: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