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公益讲堂 | 新型小农经济理论:中国式现代化实践的典范
2022-12-12 556

79f86ae7a4bd6ebaa4e6b9dd33275c4e.jpg


为加深对“中国式现代化”及“善经济”理论学习与理解,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联合推出《新型小农经济理论与中国式现代化》系列读书会暨京师公益讲堂第六十三期系列分享,本系列分享共十讲,主要基于对黄宗智三卷本,包括《中国的新型小农经济:实践与理论》、《中国的新型非正规经济:实践与理论》、《中国的新型正义体系:实践与理论》,重点介绍“三个新型”的主要内容,特别从学术与政策研究的关系来分析黄宗智的西方经济理论和毛泽东思想的视角、新型小农经济的构成、中国的新型非正规经济、中国的新型正义体系等,从而进一步理解中国式现代化的内涵。





京师公益讲堂-系列读书会

近期,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举办《新型小农经济理论与中国式现代化》系列读书会暨京师公益讲堂第六十三期系列分享王振耀院长领讲,研究院全体专家、同事参与分享学习。


图片





王振耀院长首先强调了开展读书会的意义。以读书会的形式与大家共同学习,是切合“积极老龄化”的课题,希望“银发族”老同志们也能升华自身的丰富经验以紧跟时代,将外部行动转化为深层次的内在动力,特别是在读书的过程中,将内容与政策实践结合起来,深刻剖析公共政策当中的内在逻辑。


王振耀院长直言这套黄宗智学者的三卷本,是一套可以震撼人心的书籍,也是对中国社会大有启发的书籍。整套书围绕着一个大观点:中国有中国的实际情况,和西方是不同的。因此,用西方的理论解释不了中国的实践,中国用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开拓着自己的发展道路。黄宗智先生谈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的实践,中国既按照自身实际,又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方向,产生出各种各样的政策实践。他的重要发现可以从三个方面来阐述。


内容精读

实践社会科学与中国研究三卷本

第一,中国正在进行一场隐性的农业革命。

我们的食品结构发生了大的变化,从八、九十年代的八分粮食,一分肉,一分菜或者一分菜加水果,到了2010年前后,中国的食品结构从过去的8:1:1变成了4:3:3,即四分粮食,三分肉,三分蔬菜或水果。黄宗智先生认为食品结构的变化是中国几千年来了不起的变化,而消费结构的变化也产生了不同的城乡关系和公共行为。


第二,“半工半耕式”新型小农经济的出现。

在食品结构变化的情况下,中国农村的小农经济发生了变化。现在有一个流行词“内卷”,其实就是黄宗智先生深度阐发的。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一书中提到“内卷”一词,即指中国农村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不会进一步向前发展而是维持在一个水平上停止了,而且在内部变的更加复杂。那中国后来怎么打破内卷呢?正是因为中国农村中产生了十分特殊的农村工业化发展道路和农民工这一群体,农民工导致中国的农村家庭出现了半工半耕这样一个经济复合体。黄宗智先生的分析都是从现实角度来分析,中国社会发生的重大变化就是产生了新型小农经济。


第三,没有无产化的资本化。

这样一个新型小农经济,黄宗智先生又概括出了一个新词,叫“没有无产化的资本化”,即我们没有形成大量的西方式的失去基本家产的无产阶级,但同时出现了资本化,每个农户资本规模不大,同时又成了中国新常态化的一个机制。这就是新型小农经济理论的重要观点。


王振耀院长还介绍了黄宗智先生的另一个发现——中国的新型非正规经济,书中指出在中国整个城市结构中,70%以上的就业人数处于非正规就业状态。因为农民工的出现,很多人都开始办企业、办工厂,就像出租车司机一样,自己买个车挂个号就开始干了,这种没有正规工人的社会福利的人的就业属于非正规就业。整个新兴行业许多就是非正规经济形态,黄宗智先生认为这既是中国的现实,既表明了中国的优势,但也表明中国有劣势,需要客观面对事实。


最后,王振耀院长还介绍了黄宗智先生的新型正义体系的理论。中国社会的正义体系跟西方社会的正义体系是不一样的,西方正义体系主要是依靠法律,但中国不是,从清朝,甚至从汉代开始,农村大量的民事纠纷,主要是靠调解,所以中国有非常发达的调解委员会制度。中国人有自己的一套调解逻辑,会设身处地地推己及人。中华文明道德水平其实很高的,书中特别引用的数据是:美国每10万人口有693名监犯,全球221个国家中排第2,中国为118名,全球第136。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