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引领 | 王振耀:共同富裕中家慈善的独特价值和重大意义
2022-09-03 368


编者前言

这是我院院长王振耀在丁丙先生诞辰190周年,即2022年8月15日“乐善不倦:家慈善首届论坛”上,的主题发言。文章经过编辑,但尽量保持了王振耀先生现场演讲的语气和情境感。


家慈善论坛由浙江省德润公益基金会、理想村、盛和塾(浙江)联合发起,旨在挖掘中华慈善文化传统,通过家这一个连结古今中国人情感的港湾,激活每一个人从事慈善的内在动力。家慈善论坛将年度举办,邀请每一个对中华慈善文化传统感兴趣的人士,来共同持续探讨蕴含在我们文化之中的慈善之魂,并为共同富裕时代下的慈善践行提供源动力。

王振耀

微信图片_20220903152941.jpg

现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原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


很高兴有机会向大家请教,这确实是一个很有长远意义的题目。这个题目我思考了好几天,最终我把题目定为家国兴善,华夏固本。我想来破一破“家慈善”这样一个概念,到底它的独特价值和重大意义在哪里呢?

前言:两个发人深省的提问

我想先来讲两个问题,这是我亲身经历的。第一个我想来讲讲全球对家的看法。我领着一些企业家和慈善家在全世界游学,到全世界问稍微有点中华文化传统的地区,人家问我重点想看什么呢?我说想看家族传承。他们就会问我:

全世界有哪个家族传承超过了2000年?

一直到现在,这个家族还比较繁荣。我想了半天,说没有。后来他们说其实外国、全世界都在看,有一个家族,是孔家。这个家族没多少钱,但是传承了2000年。这个家族一直繁荣昌盛。为什么呢?其实是修养、德行,这个非常重要。没有一个家族是光靠财富说传承的。所以要传承的话,好好研究孔子家族为什么能传承2000年?

1662190246319252.jpg


当时我大吃一惊,我和周总(周家儒)差不多同一个年代的人。我们是受批判家族文化影响长大的一代人。我们说这个家,我们的概念中(洗过脑)的是吃人。这家族伦理是吃人的。我们批判了几十年,叫封建家族文化传统,我们说出来就是这一套宗法伦理都是非常落后和愚昧的。但是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他们对家的认识,让我大吃一惊。其实,他就知道家是尊崇的。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去思考,研究一些更底层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哈佛大学课堂讨论的问题。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其实你们也可能知道,业界的杨鹏。他在哈佛做访问学者两年,我每年都是去哈佛,那时候一年都得去好几次,然后带着大家去学习。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在哈佛受到了震撼,我说什么震撼?他说:咱们这个年龄,差不多批了一辈子家族宗法伦理、忠孝节义,说出来就是臭不可闻,我们当时是这样批判这样,报纸上是不能说的。他说有一天有一场学者研讨会,专门请他,说希望他对中国文化有研究,说希望他听听,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说想听他提提意见。他觉得又是谈忠孝节义,很不感兴趣。后来人家再三邀请,他去了,到那课堂上,是哈伯德教授,提了一个问题:

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

大家都知道人和动物的区别是社会性。说人有社会性,动物没有社会性。但是动物也有社会性啊,人家群居的,狮子呀,猴子呀,好多是群居的,有社会性。说区别在哪儿?说人类有爱,那老动物对小动物,这个母爱不弱于人类。比如说这个爱,你去看老虎,虎毒不食子,小老虎含到嘴里边,那个爱不弱于人类。


但是他(哈伯德教授)说,大家想过没有?人和动物的最根本区别,不是上对下的爱,是下对上的孝。有哪一个动物老了,靠小动物给他反哺去,去养老动物?你也许会发现(个别)有,但整体上动物没有。以老虎为例,母老虎把小老虎养大了,小老虎的第一个回应就是把它妈妈咬走,说:我大了,你给我滚出去,咬不过我,走,从此路人。他认为“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其实就是下对上,要反哺、要孝。

 

所以说老龄社会来了,我们整个人类进入都是七八十岁的时候,乃至百岁的时候,那这个年轻人对上一代、孩子们对父母的孝,这个伦理就非常重要。他(哈伯德教授)说:不过有一个民族尽孝,他们对孝已经奉行了2000多年了,他为我们全人类准备了2000多年,证明很有效,这个民族就是中国。


当时杨鹏给我说完之后,他说他听完的时候傻了,说原来中华文明是这样的,这是人和动物区别的根本标志之一,说不定是最重要的标志之一。我听完了之后,也很感慨。


1662190301652749.jpg


大家知道我们这些被洗过脑的人,我们也很痛苦,因为坚信的信条就像冰山一样倒下来了。我们这时候才重新思考,由此反思现在我们还没有想到的是什么,当年我们还在那想得很多问题都认为是正确的。中午我跟周总说,说到丁丙的时候,其实我是很惭愧,慈善界的丁丙,我们好多人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反问的是,像我们这一代人不知道的一些大常识,一些带有中华民族根本安身立命的价值观,还有多少不知道?还有多少批判它,把它当垃圾?


我跟哈佛大学肯尼政府学院,我们联合的慈善课题发现,慈善有文字记载以来,历史上三散其财,最早的是中国人范蠡。就在当时的越国,就在我们这一带,这是哈佛大学的发现。

一、家之善,为中华文明之本

1662190335108345.jpg

家,不是一个简单的家。我们很多修养其实是围着家来进行的,我们中国人行善到修养,到最高的标准,至善。

我们的修养最根本的根基是不管贫困、不管富裕,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看全部是在家庭完成的,主要是围着家。


家很重要,为什么中华文明能5000年生生不灭?因为文明就蕴含在每一个家庭的伦理之中。过去我没有想到原来家这么重要,但同时一方面说家国情怀,根就是家,有家才有国,但同时国和家又连成一起。从文字来说,哪个(文明)国和家连在一块儿的?西方人,国就是国,家就是家,family就是family,nation就是nation,country就是country,没有连在一块。但我们是连在一块儿。所以我们要理解家慈善,我认为一定要认识到:家之善是中华文明之本。


中国这个家慈善,有着什么样独特的品格呢?我把它概括为四个方面的品格:

第一个是以孝为本的伦理

以孝为本的伦理说起来很简单,其实大家知道,现在的中西文化冲突,或者说不理解,你原来想不透,现在一想才发现,以孝为本的伦理其实对我们民族的行为方式非常重要

 

重要到什么地步呢?原来英国有一个机构评估全世界的慈善,现在还每年都发布,一发布中国老是被评价为倒数第一或第二。我们的网上也都跟着,大家都喊,我也跟着喊,说这中国的慈善还跟人家差得多呀。但是,后来想通了。他的评价标准就是你救不救陌生人?最近两个月你救没救过一次陌生人?我觉得我们救陌生人的机会都很少。于是你的水平就很低,国外人家就经常救陌生人。


微信图片_20220903152955.jpg


我后来一想,以孝为本的伦理可不是简单的,实际是造成了一个熟人社会,造成了整个人际关系,它整个是互相连接的一个命运共同体。所以兄弟姊妹之间是互相团结的。团结的核心一条是平分家产。在英国,大家知道英国长子为继承者,老二和其他孩子们离开,等到父亲传承,传承就给老大,别的人都走,什么也没有,不就是陌生人吗?他们的兄弟是陌生人,他们的家庭是陌生人,不负担任何义务。我们敢不负担吗?不负担我们整个伦理能答应吗?但依据是什么?依据是以孝为本的伦理。说我们遇到很多矛盾的时候,老娘舅都可以出来调理,邻居都可以调理。

第二个是耕读传家的美德

读书、耕作、爱劳动。我们的民族品格就不是让你坐享其成,劳动在我们的文化里不是很耻辱的事情。耕读传家传下来的“家慈善”,含着这个民族勤劳的基因

第三个是士大夫天下为公的精神

士大夫天下为公的精神,就是人人都可以对天下负责

第四个是儒商特有的公共品格

讲市场经济的时候,我们肯定得知道(这个)。我们的市场,我们的商业,我们的企业家,就是我们的商业文明和西方的商业文明是有区别的,不要在一个市场经济条件下闹昏了头脑。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西方件件都有产权、知识产权。在中国,你看有多少人没知识产权的概念?一个维和部队的战士跑到非洲去,到那教人家搭大棚种菜。西方殖民主义者种过吗?没有,我们老手把手教人家,生怕教不会。他的骨子里、品格里就产生出来的共享的品格。我们看清末以丁丙为代表的杭州士绅群体,就有慈善史上划时代的义举,建立了杭州善举联合体!


所以,你们看,中国家慈善看上去是非常小,但实际意义极为深远。

二、共同富裕与家慈善互为表里

微信图片_20220903152958.jpg

共同富裕和家慈善,互为表里。共同富裕,我认为它源于中国古老的中华文明

首先,以家为本的自耕农经济,其实是具有强大的共富品格。

不就是小农经济吗?不就是农业社会吗?到工业社会这都得衰落了。但实际能衰落吗?大家想一想,我们从周朝的时候就说起,我们有这样一个传统,叫井田制,既有公田,也有私田,那时候就形成了有公有私(的传统)。其实更多的是推崇自耕农经济。


1662190395687561.jpg


如果农民,要是没有了土地,流离失所,这个国家就不会稳定。我们用一个词叫兼并,历史上这个周院长(周膺)就知道,一旦兼并大规模的发生,国家就开始完了。


由此看来,中国就没有那种奴隶经济的基础。没有奴隶经济的基础,就说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紧密结合,原来我们接受了一种理论,它必须分化,分化为有产者和无产者,然后才会有现在的企业,现在的工人。可是中国农民工就创造出了,咱们改革开放这40年,我们就创造出了分不开的农村,叫农民工,这不是中国的一个奇迹吗?我家里还有产,我来给你干活,大家可以看,这就是个文明的创造,就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


这种强大的就是共富品格,这种勤劳致富的传统和经济社会的结构,它就排斥两极分化。


其次,共同富裕,需要家慈善的支撑。

家庭和谐和稳固会促进经济繁荣。中国也因为有这种家慈善的依托,邻里互助。邻里互助再上升就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就是社区精神和家国一体的情怀。可能有人会说这没有啥,人家西方不都有吗?


微信图片_20220903153004.jpg

我给大家说我亲身体验的故事,西方还真没有。日本311大地震,九级地震发生了。我当时离开了政府的工作岗位。我在汶川地震中有过救灾的工作安排。请我到灾区工作了一个多星期。他(日本官员)到了一年后恢复重建,八字没一撇,现在都12年了,现在还没完成。我们是两年就完成了(汶川地震重建),浙江当时对口的是青川。因为我是直接来操盘,安排这个事情。


我当时去了(日本)之后,跟人家谈体会,说我是学日本的经验,咱们救灾体系中学了日本很多,日本的救灾装备也比我们好,好像机制各方面都比咱们好。我们学美国(日本),我想很好地学人家,建咱们的国家减灾委体制。我问老百姓,你们这灾民转移出来之后,见政府的官员多长时间呀?他们告诉我,让我大吃一惊,两星期。咱们规定的多少(时间)?24小时。我说,那什么时候通水电?他说40天,我听完之后,我给他们出主意说,那你们得弄好一省对一县的经验。我们汶川地震是这样的。我们红十字会,你们39个市町村嘛,我们包一个村行不行,给你们建个样子来?他们就觉得为什么这样呢?这不合法呀。我的财产,我们县的财产为什么到它那去?这包起来,这议会要讨论,这怎么弄呢?说不明白呀!


我们邻里互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对我们来说就是个口语。其实这里边隐含着非常深的家国一体情怀,大家谁也不认为他是外人,所以家慈善的这种深入开展,才能形成慈善的良好的社会基础


我再来说说家慈善的独立品格。

其实家慈善也有独立的品格,这已经提上国家日程了,国家对家慈善也开始进行倡导了。家庭家教家风建设已经提上国家议程。


现在实践已经证明,3亿以上的退休人员,正在展现出中国特有的一老一小的社会服务品格,构成了善经济,我称之为壮丽景观。我问了一下,我不知道现在周院长(周膺)接着转业干什么?我在咱们宁波做了一个项目,其实我在北京也在做,调查60岁以上的老年人,也包括55岁,有的50岁以上退下来的女士们,那现在超加起来超过三亿。一问大家都在干什么呢?94%,接近95%的人都在家养育孙子。


1662190435134482.jpg


大家知道这个文化的传承,这是全世界唯一景观。日本、欧洲、美国老年人不可能干这个,中国老年人你要不让他这干这个,那才奇怪了。大家不论职务高低,年龄是70还是60,还是80,统统干这一件事儿。干这一件事的结果是什么?你要想想,这3亿实际是我们中国的家庭服务大军。服务的职业精神极强,起早贪黑,工作比上班还要严谨,因为孙辈上幼儿园、上学接送,比你自己上班那都要严肃得多,大家看这是啥?这是非常伟大的一个家族精神的家慈善,就融化在我们的每一个人的血液中。



三、光大家慈善精神,

走中国特色的慈善发展与共同富裕之路

光大家慈善精神要怎么做?要怎么中国特色的慈善发展与共同富裕之路?


中国共同富裕的一个特有议题是什么?我是认为是,应该如何将家慈善与共同富裕紧密结合起来?我认为浙江有这个条件,你们今天上午三家(浙江省德润公益基金会、理想村、盛和塾(浙江))的联合,我觉得特别的创新。有很多理念是可以做这个事情的。

 

那怎么做?我其实希望家慈善论坛,从今天开始,能不能就(持续)办下去?把人家这个丁丙老人家的精神就传承下来,要从实践和理论上传承。


1662190460713725.jpg


我跟周院长(周膺)说,能不能重新阐述中国的家慈善,重新认识。我们不要批判,需要担负起我们升华商业文明,推动社会价值引领经济价值潮流的这样一个使命。


知道我们的善,善在哪里?我们的真正价值在哪里?是不是我们一定要敢于承认,我们的商业文明跟人家的商业文明不太一样。它呢,也不一定比我们好多少,就像你现在看穿了。那咱们都看过真爱的电影,我们当时多么崇拜人家呀。包括走出非洲的电影,我们都激动的,人家这叫高尚。等到现在我们回过头来一看,理性思考,这在中国小儿科,这个我们中国社会,邻里互助很多。我们融化到家庭里边了,到现在七八十了,还在为孙辈在这做着奉献。那所以我们需要引领并不断开拓中国和世界的善经济之道,在这方面,我认为浙商应该走在前面。

 

其实今天在座的,我认识了周家儒先生和他的整个团队家族,这个家族其实已经在探索着,就是中国家慈善的这样一种发展之道。我希望今天是一个开始,能不能明年也要坚持下去,实践中也要加强下来,然后真正引领我们中华文明。


让家国一体,兴我中华,引领中华文明和世界商业文明的提升。


注: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