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素养 | 他山之石:美国的青少年公益教育得到广泛支持
2022-07-19 788



本文节选自《重新定义成长——儿童公益素养教育发展报告》第五章(国外经验与启发),该报告是老牛兄妹基金会支持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开展的“儿童公益素养提升计划”项目的一部分,报告和相关案例已经于2022年6月1日发布。本文作者:李洁等。感谢Helen Li对美国儿童公益教育概况的介绍和资料支持。


本报告所研究的“儿童公益素养教育”,指家庭、学校、社会组织、商业性教育机构四类主体,以未成年人为教育对象,以开阔视野、丰富生命体验、提高社会责任感和解决问题能力、培育慈善意识、引导利他行为为目标开展的教育活动。报告基于家校社协同共育的大教育理念框架,从需求与供给两端,梳理社会各界在家庭、学校、社会三个场域开展公益慈善教育的创新实践。



第五章 

儿童公益慈善公益教育的国际经验与启发 

(一)美国儿童公益慈善教育发展概况


青少年公益慈善倡导的兴起。二战后随着国际格局转变,美国学校教育重智育、轻德育及智育方面的实用主义倾向占主导地位,[1][2]随着全球化趋势和多元文化主义运动的发酵,美国公民对国家认同的理解日渐模糊,[3]美国文化从关注社区认同和公民责任向关注个人权利和自由转型,年轻一代的公民参与与道德培养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青少年公益慈善倡导应运而生,20世纪80-90年代以来,政府、商业、社会三大部门通力合作,以青少年为目标群体,广泛开展传播志愿服务精神、促进公益慈善参与的各类活动和实践,在美国形成了青少年公益慈善事业蓬勃发展的良好局面。[4]


公益慈善教育发展得到广泛支持。美国三大部门在青少年公益慈善倡导方面做出了诸多积极的探索和实践,公益慈善教育(Philanthropy Education)功不可没。20世纪50年代学校教育中社区服务和品格培养相关教育活动的开展,可以视作K-12教育体系中公益慈善教育的开端。随着20世纪80-90年代以提高教育质量为目标的全面教育改革的开展,公益慈善教育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公立学校中的“服务学习”(service learning)得到了政策层面和社区层面的更多普及和支持,社会组织支持学校和社区开展了各类儿童公益慈善教育项目实践。[5]


公益慈善教育的一般共识和七种类型。2014年礼来慈善学院在一项对K-12学校公益慈善教育的研究报告[6]中,对公慈善慈善教育(Philanthropy Education)的相关概念进行了辨析,指出学生参与社区服务是公益慈善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公益慈善教育的一般共识是指让青少年参与志愿捐赠、服务和公益组织。该报告中将公益慈善教育活动划分为七种主要类型:公民参与(Civic Engagement),社区/志愿服务(Community/Voluntary Service),公益慈善教育课程(Philanthropy Education Courses),服务社团( Service Clubs),服务学习项目或课程(Service Learning Projects or Classes),青少年筹款(Youth Fundraising)和青少年资助(Youth Grantmaking)。


礼来慈善学院2014年对128所独立学校的调研发现,几乎所有学校都提供了某种类型的公益慈善教育活动。其中开展社区服务的占比最高(97%),其次为青少年筹款(84%),服务社团(66%)、服务学习计划(66%)和公民参与(64%)活动占比相近,青少年资助(37%)和专业课程(18%)的占比较低。在2013-2014学年,70%的学校中有至少一半的学生参与了公益教育,20%的学校表示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参与了公益教育。


1658196604116035.jpg

调研显示,在2013-2014学年,70%的学校中有至少一半的学生参与了公益教育,20%的学校表示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参与了公益教育。69%的学校表示设立公益教育项目的原因是学校领导者认为这些项目对学生成长和发展非常重要,开展公益教育项目对学生的社会问题意识和亲社会行为为显著的积极影响。69%的学校表示学生参与社会和社区活动的人数增加了,34%的学校表示学生的社会影响或亲社会行为有所增加,近四分之一的学校表示学生在领导力、社区参与、理解多样性等方面有所成长。


(二)服务学习计划实施概况与影响


服务学习(Service-Learning)的定义。服务学习是美国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兴起的教育方法。服务学习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公民教育(Civic Education)的一部分,如果把服务学习作为志愿精神培育的途径之一[7],广义上讲也与公益慈善教育相关。1993年的服务行动(Service Action)将服务学习定义为:服务学习指的是一种方法,通过学校和社区的合作,将提供给社区的服务与课程联系起来,学生参与到有组织的服务行动中以满足社会需求并培养社会责任感,同时在其中学习以获得知识和技能,提高与同伴和其他社会成员合作分析、评价及解决问题的能力。[8]


K-12公立学校开展服务学习概况。1999年美国教育部开展的一项调查数据[9]显示,32%的公立学校开展了服务学习,小学中开展的占比为25%,中学为38%,高中为46%。学校对服务学习的关注一方面聚焦于学生、学校和社区的关系,另一方面聚焦于学生的学业表现。53%的学校认为服务学习有助于学生成为更活跃的社区成员;51%的学校认为服务学习能够让学生增进对社区的知识和理解;48%认为服务学习有助于满足社区的真实需求及/或维系学校与社区之间的关系;46%的学校认为服务学习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利他行为或关心他人;19%的学习表示服务学习有助于学生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技能的提升;12%的学校认为服务学习有利于改善学生的学业表现。


服务学习对学生发展有着积极的影响。关于服务学习与K-12学生发展的最新研究综述[10]表明,高质量的服务学习对学生学业表现和学习认知、公共责任、个体和社会性发展、职业发展、品格培养等方面均有积极的影响。高质量的服务学习是指包含以下特定活动的教学实践,比如将学术学习与服务活动高度整合,有意义的服务体验,有意识地反思,与社区互惠,充分地持续时间,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法等。据估算,在K-12教育体系中,仅有约1/8的学生能够获得高质量的服务学习。


服务学习对学生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的影响[11]。服务学习有助于学生建立公民和社会责任意识并增强公共参与技能:高质量的服务学习提高了学生对社区需求的认知和当下及未来参与服务的认可度;帮助高中生理解更复杂的社会历史情境,思考社会中的政治与道德,更多地考虑如何影响社会变革;更好地培养中小学学生公民责任感和服务理念;服务学习参与者和非参与者在公民责任感方面不存在差异。服务学习为学生积极贡献和回报社会提供了途径:与未参加服务学习和服务活动的高中生相比,参与过的高中生更有可能加入社区组织并在15年后仍然参与公投;五个州的高中生在参与高质量的服务学习项目后,政治关注度、政治知识以及参政意愿均有所增强;参与服务学习的学生觉得他们可以有所作为;超过80%的高质量服务学习项目参与者认为他们对社区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三)社会组织支持学校和

社区儿童公益慈善教育实践


社会组织是推动美国青少年公益慈善教育发展的重要力量。有影响力的社会组织特别是基金会在青少年公益慈善议题倡导上发挥了重要作用。2006年筹款人联盟成功举办青少年慈善主题峰会,会议主报告的附件中梳理了64家正在开展青少年公益慈善活动的机构名录。2014年美国基金会中心网的扫描显示全球有200多个基金会正在开展青少年资助项目(Youth Grantmaking)。学校和社区是公益慈善教育项目开展的两个重要场域,涌现出了不少有代表性的机构和项目。


1.以学校为基础的儿童公益慈善教育项目


筹款人联盟新泽西分会的青少年慈善项目(Youth in Philanthropy,YIP)是覆盖人数最多的儿童公益慈善教育项目。该项目于1994年启动,参与YIP项目的既有单独的K-8年级学生,也有整校参与,甚至还有学区范围内学校全覆盖。截至2006年,参与YIP项目的小学生达4.4万人。YIP项目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得到了会员机构和合作伙伴的广泛积极参与,职业筹款人联盟新泽西分会的会员同时担任YIP项目委员会的委员,他们与学校合作,为教师提供培训、开展班级活动、担任导师、组织年度公益教育表彰等,为 YIP项目进学校提供了广泛的支持。同时YIP项目还是新泽西教育部门认可的教师在职培训学分认证机构,为促进教师积极参与YIP项目提供了保障。


与高中生合作组建“迷你基金会”的EPYCS项目(El Pomar Youth in Community Service)。由El Pomar基金会于1991年创建并于2007年结束。EPYCS项目的目标是“让高中生通过参与服务、慈善和非营利部门直接影响社区”。该项目最初在九所学校实施,截至2006年科罗拉多州64个县中50个县的140所高中参与了该项目,覆盖该州近一半高中学生。每个合作学校会在每学年初组建一个类似于迷你基金会的小组,参与者为若干名学生和一位成人顾问,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担任培训师,每学年与该学生小组会面5次并提供培训,培训内容包括赠款工作坊、领导力和管理技能培训等。如果小组每年2月前在社区中募集了500美元及以上的资金,基金会将配套支持7500美元资助,学生小组可以根据指导,决定将这笔合计8000美元以上的赠款用于哪些非营利性组织,其中最高可用于学校所在学区的资金上限为2500美元,其余资金用于学区以外。El Pomar基金会于2007年终止了EPYCS项目,其中58所学校的合作项目延期两年结束。


最全面的以课程为基础的K-12儿童公益慈善教育项目Learning to Give(LTG)。LTG项目的前身是密歇根基金会联盟创建的K-12公益慈善教育项目,于1997年启动。该项目采用共创的方式,由不同学科领域的教师创作并上传与公益慈善教育相关的课件到LTG网站,到2006年该项目提供了800多个课程计划,网站访客规模较大,除美国外,英国、韩国等学校也在使用LTG的课程资源开展公益慈善教育。LTG详细案例可参见附件。


2.以社区为基础的儿童公益慈善教育项目


将青少年与社区基金会联结起来的密西根州社区基金会青年项目(The Michigan Community Foundations’ Youth Project ,MCFYP)。密歇根基金会联盟是美国最大的区域性筹款人协会,也一直是青少年公益慈善事业倡导的领导者。1988年在凯洛格基金会的支持下,两家机构联合发起了MCFYP项目。凯洛格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密歇根基金会提供专业指导,在社区基金会中成立青年咨询委员会(Youth Advisory Committee,YAC),构建以社区为基础的青少年资助项目模式。截至2013年[12],MCFYP项目已经覆盖了密歇根州的86个社区基金会,每个社区基金会均成立了约由20名13-17岁的青少年成员组成的YAC,每年负责5000-10万美元的社区赠款管理,约有1.35万青少年参与到过去20年的MCFYP项目中,为社区做出了贡献。MCFYP项目模式还被作为最佳实践在其他国家广泛推广。


携手40多个社区组织共同致力于青少年参与公益慈善的印第安纳青少年公益慈善行动(The Youth Philanthropy Initiative of Indiana,YPII)。[13]YPII于2001年设立,是印第安纳州慈善联盟在全州范围内的标志性项目,其支持者由最初的8个创始机构扩展到40多个社区组织。YPII为全州30个社区基金会的青少年公益慈善项目提供技术支持,立足印第安纳州为对青少年公益慈善教育感兴趣的社区基金会、青年服务组织、学校和家庭提供教育培训、研究和公益慈善资源。YPII面向4-18岁的儿童提供公益慈善教育资源,这些资源同时也可以为家长、教师和导师等成年人提供教育支持。2013年礼来慈善学院对YPII项目进行了评估,结论表明:青少年能够通过有效地教育活动学会公益慈善,公益慈善不仅仅是成年人的生活方式,也可以成为青少年的生活方式;公益慈善有助于青少年发展,参与公益慈善让他们在自我满足和他人认可方面获得了双重收获;青少年可以并且应当在公益慈善事业中赢得一席之地,儿童青少年时期参与公益慈善的人更有可能未来在非营利部门就职或成为志愿者;需要进一步完善公益慈善项目设计以便让年轻人持续参与。



(四)对我国儿童公益慈善教育发展的启发


对儿童公益慈善教育对象和目标的研究有助于凝聚共识促成行动。从发展历程来看,美国对儿童公益教育的重视,法国对儿童公民教育的重视,一方面是文化传承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对现实挑战的回应。在今天的中国为什么要开展儿童公益慈善教育,如何从传承和现实的需要,有待更多的研究和探讨。


家庭、社区和校内外活动实践是儿童公益慈善教育的重要途径。从美国和法国两国经验来看,注重与家庭、社区、社会组织的合作,在多方协作的支持环境下共同影响儿童公益慈善意识,基本已经达成共识。按照社会生态系统理论模型,儿童发展受多个系统的影响,儿童公益慈善教育需要家校社一体化的框架。


既要重视公益慈善专业、职业教育,也要重视公益慈善普及教育。2014年礼来慈善学院的研究发现,公益慈善教育的研究更侧重于高等教育院校及其社区服务和服务学习计划的实施研究,对K-12学校公益慈善教育活动和项目的研究相对较少。中国公益慈善教育也面临同样的趋势,尽管“慈善文化进校园”项目于2011年即开始启动推广,但对中小学公益慈善教育的研究仅局限于浙江、陕西、湖南等部分省份的某个学校个案,2019年在敦和基金会的推动下,高校公益慈善通识教育和学历教育教学与研究发展较快,期待未来更多力量支持到中小学公益慈善教育发展上来。


参考资料:

[1] 袁利平. 美国学校公民教育的历史演进与实践改革[D].西北师范大学,2005.

[2] 袁利平.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美国学校公民教育:嬗变与愿景[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6(01):65-68.

[3] 冯露佳. 美国K-12社会科课程的公民教育研究[D].西南大学,2018.

[4] A Vision for and a Brief History of Youth Philanthropy by Katherine Hahn Falk and Luana G. Nissan. Editors: Patricia O. Bjorhovde and Dwight F. Burlingame, 2007.

[5] Weber, P. C. (first author) & Thayer, A. N. (2017),Planting the Seeds of Civil Society: An Assessment of Philanthropy Education in K–12 Schools.

[6] Understanding Philanthropy Education in K-12 Schools:A Typology,2014.

[7]https://www.learningtogive.org/resources/service-learning-program-evaluation

[8] 单玉.“服务学习”(SL)与负责任公民的培养——美国学校公民教育中“服务学习”方法的运用及其启示[J].外国教育研究,2004(11):36-39.

[9] https://nces.ed.gov/surveys/frss/publications/1999043/index.asp?sectionid=5

[10] Andrew Furco,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February 2019, Research summary: service-learning and K-12 student development.

[11] Bilig, Shelley H.,Research on K-12 School-Based Service-Learning: The Evidence Builds. Phi Delta Kappan, v81 n9 p658-64 May 2000

[12] Michigan Community Foundations’ Youth Project (MCFYP)20th Anniversary Report,2013,

[13] https://ypin.org/about/

安全有爱的童年,是幸福人生的基础。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接班人,是家庭和国家的希望。向上向善的自由成长,是每个生命的本能力量。研究团队希望本报告给教育界、慈善界、家长以及其他关注青少年成长的人带来启发。如对本报告有任何意见或建议,或者有相关创新实践或项目案例希望分享,欢迎发送电子邮件至chengfen@bnu1.org与课题组联系。

主笔
李洁
儿童公益素养提升计划项目顾问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原助理院长


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标明出处

统筹:高华俊

责编:李静 张栋

编辑:张颖姿

文章来源:中国公益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