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杰榜 | 黄浩明:弘扬慈善价值,助力共同富裕
2022-02-24 1584

导语

2022年1月20日上午,由民德咨询公司、京师善财传承实验室联合主办,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中心提供学术和平台支持的中国捐赠百杰榜(2021)线上发布。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副院长黄浩明教授以《如何迎接千亿元捐赠时代的到来》从“弘扬慈善价值,助力共同富裕”方向进行探讨。

 

图片

 

以下为黄浩明主题发言整理稿

 

感谢曾晶教授,首先特别高兴来参加今年中国公益捐赠百杰榜的发布会,祝愿我们发布会取得圆满成功。刚才听了程芬助理院长的榜单发布,还有其他几位嘉宾的演讲,我也是受益匪浅。

 

今天我想给大家做一个很简单的分享,我想谈一下公益发展,我们现在面临着历史的转折,尤其是刚才我们的嘉宾也提到,今年是百杰榜最好的一年,未来能不能坚持下去,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从发展的角度讲,更重要的可能是我们要去考虑怎么找到一个切入点,实现中央在十九届六中全会提出来的实现共同富裕这一主题。我一直在研究和关注中国贫富差距的问题,对中国过去38年的贫富问题一直在观察和思考。众所周知,中国过去的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历史时刻,中国过去一百年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又从富起来奔向强起来。这样的目标实现之后?能不能持续下去?未来中国的发展将会遇到巨大的挑战。大家知道,慈善事业在中国过去六年的时间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湖北、江苏、北京各地都颁布了慈善条例,截止到2022年1月8日,中国大陆的慈善组织已经达到了9979家,占整个社会组织总量90.2万个中的1%。根据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的信息表明,2020年中国大陆的慈善捐赠规模达到了2086亿,今天我看了这个榜单,百杰榜差不多700多亿,占据全国捐赠总量的三分之一,显而易见,这充分彰显了百杰榜捐赠人和捐赠企业的重要地位和在慈善事业中的作用。

 

现在跟企业相关的就是慈善信托,也是特别的重要,截止到2022年1月8号,慈善信托达到722单,财产规模达到39.3亿,每单平均509万。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慈善信托也已经成为企业家从事慈善事业的重要途径之一。

 

从单个企业推动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腾讯就占有重要的一席。以99公益日为例,腾讯的公益品牌创新值得关注和研究,2015年的时候仅205万人次参加,合计筹款1.3亿;去年2021年有6875万人次,3200万人参加,实现筹资35.9亿加上腾讯配捐6亿,总共超过41亿。99公益日已经成为公益慈善行业的嘉年华,人人公益已经成为现实。

 

我们在研究第三次分配的时候看到1992年厉以宁教授提出来的《论共同富裕的经济发展道路》,他提出三个力量:市场机制力量,政府调节力量,道德力量。道德力量就是我们讲的第三次分配。

 

从这个视角,我在研究三次分配的发展的时候,发现初次分配市场根据要素贡献更关注效率,再分配政府体现国家意志,用税收等政策方式强制性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第三次分配发生根本性变化,社会主体自主自愿参与财富流动,体现社会成员更高的精神追求。我们看到百杰榜里大部分上榜人员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捐赠人,他们有自己的情怀,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研究第三次分配就离不开从事慈善事业的源动力。我认为有四个维度:第一,道德维度,第二,文化维度,第三,习惯维度,第四,志愿维度。刚刚发布的2021年中国慈善蓝皮书里志愿维度里面其2020年中国大陆志愿服务的价值已经突破1620亿元,道德维度里面有2086亿,加上彩票公益金约960亿。如果中国社会从家族文化和习惯角度分析和估算,还有差不多1.4万亿为民间互助的捐赠,而老百姓家族成员之间捐赠和互助资金,是无法进入到国家国民经济统计体系之中。总体测算一下,中国老百姓第三次分配规模应该是1.87万亿,占整个2020年GDP100万亿的1.87%左右。

 

基尼系数是标志一个国家贫富差距的重要指标之一。从分析38年(1981年至2019年)贫富差距的变迁图,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有四个关键节点:第一个节点是1981—1986年,属于共同贫困下的财富平均,这个时候贫困人口占据绝对多数,中国大陆的基尼系数只有0.277,这是低位状态。第二个节点是1987—1993年,我们改革开放进入到新阶段,我们变成小富和大富形成的财富不平均,邓小平先生提出来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我们走向共同富裕,这时候平均基尼系数是0.348。第三个节点是1994年到2011年,中国大陆贫富差距突破国际警戒线;从1994到2000年基尼系数为0426,处于国际警戒线的低位状态,非常遗憾的是,从2000—2011年中国大陆达到最高位,贫富差距达到0.481。第四个节点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央提出了精准扶贫的战略决策,集中力量解决贫富差距,其本质就是需要解决贫困问题,所以中国大陆的基尼系数略有下降,但是依然处于较高位状态为0.468。

 

2020年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李克强总理指出: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怎么样保障那些困难群众和受疫情影响新的困难群众的基本民生,我们应该放在极为重要的位置,我们采取的纾困政策有相当一部分就是用于保障基本民生的。

 

从社会组织或者慈善组织价值来看,马庆钰老师做了一个研究,到2016年全国社会组织增加值是2789亿,占当年GDP0.37%。从这几个数来看,我们的社会地位还不是很高。过去40年,基金会从1981年的4个基金会,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8843家,今年有可能突破9000家。基金会在过去10年(2012年—2021年)增加了6000多家,是过去30年到10年增加量的3倍,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的增长速度非常之快,快的原因是什么呢?企业基金会。2003年我国的企业基金会只有21家,2018年达到了1283家,增长了60倍。到去年为止,我们估计已经差不多有1500家左右的企业基金会,刚才程芬讲的很多上榜的都是以企业基金会的形式出现的,我的研究发现,中国慈善事业发展过程中,企业的贡献依然是主体力量。

 

我在研究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的主要捐赠者比尔盖茨先生的捐赠行为中发现,战略慈善已经成为新一代企业家和慈善家的重要选择,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为例,他也是起到新冠疫苗加速器的作用,也是采取战略慈善的方式吸引更多的捐赠者和捐赠企业参与其中。我的研究发现,刚开始是由盖茨基金会,惠康和万事达卡公司共同发起的,他们投入1.25亿美元作为种子基金,后来有著名歌手捐赠100万美元,张一鸣捐赠1000万美元,陈扎克捐赠2500万美元,戴尔捐赠2000万美元,亚马逊创始人捐赠1个亿美元,Twitter捐赠10个亿美元。我们讲的战略慈善是成倍数地增长,也是我们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创始院长王振耀教授一直提倡的善经济,希望人人有善念,期待人人参与慈善事业,实现人类的共同价值。总之,战略慈善在企业从事慈善事业中的重要方法之一,也已经成为历史的潮流。

 

习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后,可持续发展作为人类发展的共同责任,这个地方最难的是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平衡。王院长提出来社会利益要大于经济利益,社会价值要大于经济价值,社会层面的人人平等可能要更多地考虑到战略慈善,考虑到未来我们能不能实现共同富裕,人人平等可不是简单的话术,而是需要协同努力,共同奋斗,实现共同富裕。

 

对共同富裕的理解有四个关键词:物质生活要富裕富足,精神生活要自信自强,环境生活要宜居宜业,家庭和睦社区和谐。这就是我们讲的公共服务要更加惠及老百姓,这样才能实现共同富裕。比如说全国的残障人士有8000多万,他们可能是共同富裕的最后一批人,怎么帮助他们实现共同富裕?

 

慈善事业助力实现共同富裕目标,我有三个观点:第一个是公益人才的价值观,社会价值高于经济价值,社会目标高于经济目标,这是王院长提出来的善经济的观点。第二个是创新思维的自立观,提升受益人的核心能力,提升社会影响力,让大家共同做慈善,共同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一部分人富裕而多数人处于贫困状态。最后一个是社会进步的平等观,要给我们受益人能够实现自力更生,实现博爱精神的传递,倡导我们的社会平等,实现共同富裕。这就是我的观点。

 

我的结论是:第一,共同富裕的背景就是解决贫富差距,贫富差距解决不了,共同富裕等于是一句空话。第二,第三次分配我认为要依靠四个导向:道德导向、文化导向、志愿导向和习惯导向,也就是王院长提出来的善经济导向。第三,企业参与慈善是助力共同富裕的共同目标。

 

谢谢大家。

 

嘉宾

■ 黄浩明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