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杰榜 | 傅昌波:开启慈善助力共同富裕新时代
2022-02-21 1662

导语

2022年1月20日上午,由民德咨询公司、京师善财传承实验室联合主办,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中心提供学术和平台支持的中国捐赠百杰榜(2021)举办线上发布会。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傅昌波教授以《开启慈善助力共同富裕新时代》为题对榜单予以点评。

 

图片


以下为傅昌波教授点评整理稿

 

各位线下的听众上午好!相信大家听了刚才程芬老师公布的《中国捐赠百杰榜(2021)》后会有很多收获。今年是《百杰榜》的连续第11年发布,大家知道,这个榜单是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到北师大工作后首先创立的一个品牌,而且走到今年已经是第11个年头。我所在的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和合作机构京师善财传承实验室很高兴能跟王振耀院长共同推出今年的中国捐赠百杰榜。

 

今年的榜单发布实际上有特别的含义,在2021年的7月1号,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大会上宣布我们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未来百年,我们国家非常明确的方向就是逐步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以来,共同富裕的议题逐步升温。2021年下半年,更好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的讨论很热烈。作为第三次分配主要实现方式的公益慈善在促进共同富裕中能起什么样的作用?大额捐赠在公益慈善之中又处在什么样的地位?相信大家在看了这个榜单之后,都会对这些问题有新的思考。

 

2021年新冠肺炎整整蔓延了一年,尽管中国已经是处置得最好的国家之一;另外中国去年各类灾害频发,特别河南、山西水灾,相信大家印象非常深刻;各种情况导致企业经济下行压力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榜单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在我们看来,这个榜单至少有几个积极的信号。

 

第一,说明我们对共同富裕的倡导,对更好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的倡导,以及对慈善事业在未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的重要功能和作用的认识,越来越得到大家的认同,越来越成为大家的共识。去年中央统战部下发了关于新时代光彩事业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要把光彩事业作为促进民营经济思想政治建设的载体,作为创新社会治理协同作用的重要力量,作为共同富裕的重要的促进力量。亮眼的榜单说明中央的倡导已经成为企业界的共识。

 

第二,我们看到以民营企业家为主体的大额捐赠人在积极地行动。特别是两类人,一类我们称之为创富一代,改革开放以来首先创立大的企业,像曹德旺先生,何享健先生,丁世忠先生等,他们开始对财富进行系统地安排。除了自利的安排,还有利他的安排,大额捐赠是利他安排中非常重要的途径。我们从榜单上可以看到第二类是一大批我们称之为互联网时代的精英,互联网时代优秀的企业家,他们开始对迅速积累的财富做出长期性的安排,承担新锐企业家相应的社会责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势头。

 

第三,我觉得从榜单上可以看出来,战略慈善越来越成为大家的共识。首先股票的捐赠占了将近47%的份额。在所有的捐赠财富里面,实际上我们从海外来看,无论美国、英国,大额捐赠都不太可能用现金捐赠,大部分都是用股票捐赠,因为企业家手上一般不会持有巨额现金。股票捐赠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捐赠的财富仍然跟企业有深度的绑定和互动的,这里面需要的是长远的安排,涉及到企业的治理架构和企业的代际传承。

 

第四,我们看到承诺、长期捐赠体量也不少。在榜单里可以看到很多承诺3—10年的捐赠数据,不是说今天捐出来5个亿,明天马上用掉,它是有长远安排的。

 

第五,我们看到大概有10%的上榜人以家族名义,以夫妻的名义,父子的名义。越来越多的捐赠人不是单个出现,而是用家庭或者家族、夫妇这样的形式来呈现。

 

第六,从战略慈善的角度来看,教育和医疗成为捐赠人特别关注或者说重磅投入的领域。我们看到曹德旺先生这次也列到榜单上了。按照往年的规则,因为他当初捐赠的福耀股票成立河仁基金会,是不能列入我们榜单的。我们今年对榜单进行了完善,把河仁基金会作为捐赠的主体列入了榜单。他用一百亿建设福耀科技大学,重磅投入教育的领域,而且是真正创建教育机构。另外,我们看到几个捐赠量比较大的,像和敏基金会,安踏创始人丁世忠先生要捐20亿建一个医院;还有曾毓群先生给上海交大捐14.5亿,泰康给武汉大学捐十个亿。十亿级别,甚至百亿级别的捐赠,长期跟进一个学院或者一个医院的设施越来越多,我觉得这是战略慈善的新的里程碑。

 

分析完这个榜单之后我们也在思考,应该如何描绘家族慈善的未来趋势?我认为,从2021年开始,实际上开启了一个慈善助力共同富裕的新时代。刚才提到战略慈善的趋势,其实一直在呼吁我们怎么样来建立一个更好的公共政策,来回应这些大额捐赠人内心的需求,回应他们的一些想法。去年8月17号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上提出要制定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三次分配相互协调、相互衔接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我去年也在浙江做了一些调研,我们发现大额捐赠人期待的基础性制度安排,至少需要回应以下这些方面。

 

第一,要构建规模化促进家族慈善的制度体系。比如说在设立机构的便利性上,我们现在要设立一个基金会仍然不是那么容易,即便完全是一个家族或者家庭自己捐钱出来。在准入资产上,刚才提到股票捐赠外可能还有实物捐赠,不一定非得用现金捐赠,我们现在的股票捐赠在公共政策层面仍然需要进一步优化。在税收政策上,无论是设立慈善信托还是设立基金会,尽管股票捐赠有了一定的制度安排,但仍然是不完善的。还有捐赠人捐完之后,参与慈善资产的管理,以及慈善资产的保值增值,如何跟他的家族企业治理能够呼应,假如他把一半股权捐出来,如何确保家族企业未来运行能够保持平稳并继续增长?如果要开启新时代新百年,这些基础性制度安排的优化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要鼓励光彩事业商业向善和战略慈善。特别是在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我们非常明确的道路是走向全民共同富裕,在这样的发展目标下,我们企业应该承担什么样的功能?中央也提出来要给资本安上红绿灯。这些红绿灯规则是什么?特别是慈善这一块,我想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鼓励我们的中产阶级以上的人员都能规模化地投入到家庭慈善和做家族慈善的安排,把慈善作为财富安顿,产业迭代,家族和谐,家族文化,以及家族子女正向价值观培养的重要渠道和载体。

 

最后,开启慈善助力共同富裕的新时代,我们要回归中国传统的慈善文化。虽然我们可以借鉴很多海外优秀的工具,但是我们要回归到以儒家、佛教、道教文化为基础的我们自有的传统文化,这个根基就是差序格局,我们的慈善是以血缘为基础的家庭、家族、宗族,以及以地缘为基础的差序格局为底层逻辑的,这是我们跟西方所不同的。优秀传统文化中的慈善制度,包括族产制度、义庄制度等,可以在今天予以创新性的借鉴应用。

 

总之,我觉得大家一起努力,完善公共政策,可以推动中产阶级、高净值人群、超高净值人群的慈善行动产生更好的社会功能,助力实现共同富裕。

 

以下为傅昌波在线互动环节

 

曾晶:我们的榜单今年是第11次发布,看着数额在变化,刚才冯凌女士和李承峄先生也提到,无论学界还是企业的研究机构,这两年对公益研究的投入都非常大,大家关注点很多元化。在这样情况下,当我们步入榜单的第十一年,我们榜单的价值在哪里?我们怎么保持这个榜单本身的特色,并且进一步发展呢?这个问题请傅昌波教授与我们交流一下。

 

傅昌波:我觉得刚才王院长在演讲的时候已经很清晰的提到了,我们要有一个展示的窗口,展示中国每年究竟是谁做了最多的捐赠。我们从2010年开始做这样一个展示窗口,它是首个在大体上描绘中国前一百位大捐赠人的基本画像,年龄结构、财富来源、资助领域、资助区域、资助方向等。

 

中国捐赠百杰榜是一个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数据库。榜单展示前一百位捐赠人有几个作用,一是正向的引导作用,对于各类潜在的捐赠人、各类超高净值的人群,它是一个示范;二是作为各界研究者关注这群慈善家的窗口,特别是公共政策的制定方,他们从中了解这些慈善家的分布和愿望;三是通过这些数据解读来观察慈善政策的适用性,推动完善我们的资助环境,让慈善与国家重大议题结合起来。

 

从这个榜单还可以引发一些思考。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越来越多的股权捐赠,还有很多互联网企业家把受捐主体放在境外。为什么有那么多过百亿元人民币的慈善基金、慈善信托放在境外,除了其所捐赠的财富是来自于上市公司以外,还有什么原因?这种巨额慈善资产设在境外的现象,在全球看也是不多见的。我们呼吁有更好的制度,能够激励各层级高净值人群投身慈善,同时充分以及回应他们的需求,完善国家倡导方向相匹配的基础性安排。

 

嘉宾

■ 傅昌波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京师善财传承实验室首席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