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杰榜 | 李承峄:善经济时代的价值投资
2022-02-21 1456

导语

2022年1月20日上午,由民德咨询公司、京师善财传承实验室联合主办,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北京师范大学社会治理与公共传播研究中心提供学术和平台支持的中国捐赠百杰榜(2021)举办线上发布会。羲融善道创始人李承峄以《如何迎接千亿元捐赠时代的到来》为题从“善经济时代的价值投资”方向进行探讨。

 

图片


以下为李承峄主题发言整理稿

 

谢谢曾老师的介绍。大家好,我是羲融善道创投的李承峄,非常感谢民德咨询善经济研究中心还有京师善财传承实验室的邀请。在此我先祝贺2021年中国捐赠百杰榜成功的发布。连续成功发布十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需要专业性还有不断地坚持与高度的责任心。回首我个人过往十年的经历,由参与创业到专注在早期创业投资,再到成立羲融善道这家善投资机构,以将善经济的经营理念植入到创业公司基因里面,引导商业向善,投资向善作为我毕生的使命,这一路走来我非常感激王振耀院长给我的启发以及各位同仁的指导。

 

我今天的发言题目是《善经济时代的价值投资》,其实大家对西方的一些价值投资的理念可能都已经非常熟悉。然而纵观当前全球的发展趋势,在这样一个社会经济发展时代背景下,以中国文化中的善为核心理念的投资,开始展现出越来越符合科技、商业和社会文明进化的趋势。因此,定义这种以东方思想或者中华文明为主导的价值创造方式是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

 

从我们羲融善道的研究和实践来看,我认为善经济时代的价值投资具有以下几种特征:

 

第一点,从价值内涵的角度来看,善经济时代下的价值投资,其实不仅仅停留在金融和商业的层面上,它是一种包含了社会和文化价值的叠加,在金融价值、商业价值基础上,展现了社会价值和一些促进社会文化、公益慈善相关元素融合的趋势。这种社会价值的叠加和融合,会促进商业价值的发展,正如王院长提出的善经济的核心观点就是在人均GDP超过一万美金的情况下,社会价值开始引领商业价值。社会价值具有融合性和溢出性,能够促进各个部门的合作联动,从而形成一种有机的循环。中国文化是一种既要又要的文化,它不主张孤立和冲突。创造商业价值的同时,伴随社会价值的创造和贡献,其实是中国文化内层的一种认知,是大家可以慢慢发掘的东西。

 

另外,创造商业价值的代价难道真的要破坏其他的价值吗?我们其实可以看到目前很多商业价值的创造,往往伴随着一些边破坏边修补的过程。所以我认为从价值内涵角度来说,我们对东方思维背景下的企业经营和投资的整个认知,需要有一个升级和转型。

 

第二点,从投资的理念来看,首先得益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政府和国企为主导的公有制经济已经为基础的民生保障和经济的发展基础设施做了比较好的兜底和底层建设。有没有的问题,其实在当下新时代的中国已经得到很好地解决,所以我们作为创业投资或者说一级市场的投资,主要关注的是民营经济部门企业的价值创造。关注其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阶段的定位是否准确?我们认为现阶段创造更好的商业与社会价值融合的投资是助力美好生活,除了平衡多与少的问题,更需要解决好不好的问题,以及好了之后如何更好的问题,它是以人为本,以民生为本的投资理念,而且它主要是聚焦在投资帮助人的科技和服务上,关注和致力于提升人的价值和质量。

 

当这套投资理念跟制度形成了一些显性的示范案例之后,我们可以将它作为中国模式的一部分推广到世界上更多适合这种发展模式的国家。从投资理念来说,善经济时代的价值投资,应该具备上述特征。

 

第三点,从投资的标准来看,应具有两个特性:一个是可持续性,另一个是规模化。前者主要从创始人的个人的道德和经营理念的角度来看,后者从企业自身的经营模式来看。我们也有注意到最近国家高层已经重新定义了新时代企业家精神,除了创新之外,还有爱国、社会责任、诚信和国际化视野。创新应该是企业家的一个最大的优点和优势,如果没有后面四项企业家精神的支撑,创新其实无从谈起,或者说创新方向最后会带来的价值对于社会是正向还是负向的?经营不善,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中国文化和特色的字眼,在这个时代里,经营不“善”到真正的经营不善这个过程会越来越显性,越来越加速。从善经济投资的标准来看,企业创始人是否由内而外、知行合一地进行价值创造、商业创造,这是值得我们非常深入去看的标准。

 

从经营模式来看,它的成本或者说收入,是否出现一些成本外部化的现象,也就是对整个产业链的利益相关方是否会产生一些损害,通过这些损害降低本身的成本。从需求层面来看,它所创造的这种模式,满足的是否是实际的真正的需求,而不是伪造一种需求。同时,观察这家企业在其所处的行业里产生哪些影响。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这家企业不存在,对这个行业有没有损害?或者说企业不存在对这个行业是不是反而产生了正向的影响。另外一个角度看,它是否在改造这个行业,提升这个行业的效率,让这个行业实现正向的增长。我们认为只有在满足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商业模式本身的规模化才能带来最大的社会价值。

 

最后,从投资的风险和收益来看,善经济时代下的价值投资需具有较高的安全边际和可持续的高收益。从风险控制角度来说,叠加了一层社会价值的判断跟助力企业开发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相结合的机制,本身就是一种风控的增强。从尽责管理的角度来说,我们除了为投资人的收益做负责,我们也要为企业经营过程中所产生的负面溢出效应这块的风险做尽责管理,所以尽责管理具有更多的双重性。以我们投资的企业为例,企业虽然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是已经慢慢通过成立社会价值委员会和签订善经济企业准则这些措施来加强公司治理,同时规避政策、技术和商业上的一些风险。

 

另外,在我们投资的一些案例中,观察到一些成功的企业家,他的价值创造和公司经营过程体现了逆经济周期的特性。在经济下行或者整个行业不景气的时候,这些企业家展现出非常强的韧性,这种韧性是由企业家本身的利他精神带来的,也是经营模式上的一种不急功近利,比较注重长期主义的理念带来的。值得重点强调的是,这些企业家的利他精神,并不是在企业已经发展到非常成熟的阶段才展现出来,而是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即能够洞察到他们身上非常有智慧的利他精神,善于运用自身的优势,在擅长的领域,服务整个行业和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好。从我们的实际案例观察来说,具备上述企业家特征的企业更具有韧性,能够给投资机构和投资机构背后的投资人带来更可持续和更高质量的回报。

 

今天的主题是千亿捐赠时代的来临,我们看到很多显性的个人捐赠者的金额在不断增加,在这个背后我们也看到很多向善资金的需求比个人捐赠这块增长得更凸显。以行业巨头设立共同富裕基金和政府引导基金里面有更多专注于支持民生类建设的引导基金为例,如何更好地承接和转化越来越多的向善资金?我个人觉得需要通过各方合作。我们已经有了政府的强力引导和号召,因此更需要发挥专业的投资人的组织和资源整合能力、企业家创新能力还有社会公益组织的专业协同能力,智库咨询机构的分析归纳和引领的作用也至关重要,因为它能够更好地将更精准的信息和数据传达给我们的政策制定者。

 

另外,再加上媒体的正向传播。相信在善经济时代我们能够更好地将社会各个主体向善、向上高质量发展的共识转化和形成可持续的善循环,让社会变得更加美好!

 

嘉宾

■ 李承峄

羲融善道(深圳)创业投资公司

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