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 中国公益研修课程 >

哈佛达理欧奖学金|第四日学习日志(上)之公共价值的概念

作者:本站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17-03-08 11:19点击量:

商业公司出售商品与服务获得收入,公益机构为了捐款而设计公益工作有错吗?做公益是满足自己的爱心,还是为了实现社会的价值?
公益机构是为了捐款人工作还是为了受益人努力?这些问题看似简单明了,实则属于公益领域的“哲学”问题,在实践中往往让公益人挠头,甚至争执到面红耳赤。

 

公共价值的概念小记


今天,我们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行政管理课程委员会的创始主席Mark H. Moore教授面对面,通过《中国的公共价值和慈善》课程,一起就以上问题做一次梳理。在学术界,创造一个专用名词,往往代表了一个学者的开拓性地位。笔者在延展阅读中发现,眼前的Moore教授就是“公众价值”英文“Public Value”一词的最早启用者。然而,Moore教授坦言,“公共价值”这看似简单的词汇,在学术上仍未有统一的定义,但它的概念至少应该包含以下三个方面。

 

1. 一种关于美好与公正的社会特质的哲思
2. 为那些愿意参与慈善事务的领导人提供一个哲学与实践性的指引
3. 一种可以用来衡量与引导慈善投资的技术理念


Moore教授向学员提问,引导学员思考

也许很多人会认为,都是为社会做贡献,没有必要把公共价值的概念解释得如此晦涩。在我看来,Moore教授对此的描述极为关键与必要,而且值得所有参与公益慈善事务的人借鉴和思考。

 

Moore教授通过公共价值、合法性与支持、执行能力三者之间的关系,向我们讲述了公共价值循环。首先, 公益慈善机构的发起人、捐赠人应该具有对于公共价值的第一敏感度。做公益事业的首要目的,就是创造公共价值。换句话说,即便刚开始参与公益时,是为了给自己“长面子”、“混圈子”或是“积德”,随着事业的开始,所有的私念都应该放在公共价值之后来考虑。

 

人不是神,谁都会有私念,但我们必须在参与公益的过程中提升自己,培养对“公”的意识,思考如何建立美好、公正的社会。当然,什么是美好与公正,似乎是另一个哲学的“大坑”,但这不代表无法找到答案。在公与私的思想对决中,我们只要坚持思考,参考一些公认伟大的基金会所持的愿景使命与项目案例经验,一定会有所收获。


学员们认真听课,深入思考教授提出的问题

第二,有了对“公”的敏感度,我们接触机构、了解项目的时候,就可以从理念与实践的角度发起质疑与诘问。这听起来抽象且让人不舒服,但态度绝对中肯。我的一位好朋友是音乐专业出身,他发起了一个为农村留守儿童提供音乐课程的公益项目。我曾不止一次当面询问他,是否因为自己喜欢音乐,便要投入资源去教导农村孩子唱歌?这是为了自己而做还是为孩子而做的公益活动?一个公益人当然要经得起这样的询问——无需揣度发问者是否有恶意,自己要做的应该是如实回答,项目中“公”与“私”的成分各占多少?孰先孰后?执行的时候是以谁为服务对象?是否有细究对象的具体需求?当受助对象的需求和自己工作执行产生了矛盾,应该如何处理?

 

有一个在公益圈中常常被提及的笑话——贫困地区乡村小学的一个孩子,在新学期开学时往往能收到五至十个新书包,午餐却一如既往是咸菜配干馍。背后的原因是,书包容易送,而每天一顿热腾腾的营养餐就不好送了。“私”心大的公益人可能因为犯懒,而无法为孩子提供成长所真正需要的营养改善。如此看来,对于公益项目或机构的领导人来说,完善工作理念、提高项目设计与执行能力、拥有高度的辨识力,都是非常必要的。

 

学员积极提问,与教授进行课堂交流

第三,公共价值需要更多被看为一种可以被计算与测量的“值”。把慈善与投资结合早已不是一件新鲜事。说起慈善投资,很多人会自然地联想到风险创投与社会企业等和商业直接相关的语汇,但在我看来,这犯了一个跨界“简单复制”的错误。对于“值”的概念,要点在于其可测量,但单位未必是钱。对于价值的测量,是公益慈善领域中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虽然核心目的都是了解公共价值的变化与实现程度,但不同领域的公益项目有着千差万别的测量评估方式。

 

我们常会听到同行抱怨项目效果无法测量,但很少听到他们介绍如何尝试测量但最终失败的经历。这说明,落实评估的想法还没有开展,就已经被否定了。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理性捐助人将不会因为公益项目描述中的悲苦辞藻或惊悚图片而捐款,而是会日益关注公益项目的产出效果,以及对于这种效果的展现。总结来说,公益领导者们需要建立对公共价值的第一敏感度,以公共价值引领项目的设计、执行和评估。

日志撰写
安利公益基金会项目部原部长
虞鑫
图片提供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
绽放未来项目发起人
任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