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订阅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CPRI视点 >

厕所中的女性权益

作者:本站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17-03-09 16:17点击量:

 
今天是第107个国际女(fu)神(nv)节。随着现代人对厕所文化认识的逐渐开放,对女性平权问题探索的不断深入,厕所逐渐成为女性平权运动的新舞台。新世纪以来,与厕所相关的女性权益话题以男女厕位比例问题和母婴室的设置讨论最多。

 

男女厕位比例问题

一项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研究显示,男性小便时平均停留时间为39秒,女性为89秒,女性如厕时间是男性的2.3倍。2010年上海世博会筹备期间,相关部门的测算也显示男性如厕时间平均为48秒,女性为123秒。如果按照传统的男女1:1的比例建设厕位,则男女厕位比例看似均衡,实则失衡。


一些国家对于男女厕位比例失衡早有认识:

 

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12个州通过了保证“如厕公平”的法案,这些法案要求将女厕所的数量增加两倍。2005年5月,纽约市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女厕和男厕的比例必须达到2:1,此项法律适用于新建的和正在翻新的大厦。此后,弗吉尼亚、得克萨斯、宾夕法尼亚和加利福尼亚州也相继通过了类似法案,规定女、男厕比例要达到2:1。

 

新加坡在2014年宣布了新的环境卫生指导原则。新标准规定人流量大的商场、戏院、会议和会展厅、地铁站和巴士转换站,都必须增加女厕所数量。女厕所数量和男厕所数量比例从2005年规定的1∶1增加至5∶3。

 

中国台湾地区在2006年修正了“建筑技术规则”,明确规定车站、学校、电影院的“男女公厕比例为1∶3”,并规定新建的公共建筑物不执行该规定则无法获得建筑执照。2015年12月21日,台湾立法院通过建筑法修正案,规定学校、戏院等厕所等“同时使用性质”的场所,男女厕位比例不得低于1比5;“分散使用性质”的办公室、餐厅等则为1比3,最迟5年内要达标。

 

香港特区政府2015年12月向立法会提交修订《建筑物条例》有关规例,将餐厅、戏院和商场等公众场所的男女厕比例,由1:1增加至1:1.5,并完成立法程序。此前1:1的男女厕比例在1959年制定。

 

在世界各国纷纷立法打破男女厕位的“平衡”时,有一些国家在男女厕位比例上刚刚取得平衡,如印度。在2015年以前,印度德里的男女厕位一直遵循着3:2的比例建造。在此规定下,女性厕所不足的问题将更加尖锐。直到2015年,德里发展局修改了地方法律,将男女厕位比例标准提高到了1:1。

 

在中国厕所革命中,男女厕位比例的立法也取得了突破。2016年11月17日, 在第四个“世界厕所日”到来之际,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了《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 (CJJ 14-2016),该标准自 2016 年 12 月 1 日正式实施,废止了实行10年的原《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CJJ 14-2005)。

 

新标准规定:公共厕所男女厕位比例“应为 2:3,宜为 1:2。当厕位比例为2:3时,女厕占用面积宜为男厕的 1.77 倍;当厕位比例达到1:2时,女厕占用面积宜为男厕的 2.39 倍。新标准进一步规定在人流集中的场所,女厕位与男厕位(含小便站位)的比例不应小于 2: 1。 换句话说,住建部在新发布标准中将女性厕位与男性厕位的比例提高到3:2,人流量较大地区为2:1。

 

而2005年版《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规定公共厕所男厕位与女厕位的比例宜为1:1~2:3,独立式公共厕所宜为1:1,商业区域内公共厕所宜为2:3。也就是说在一般情况下男厕位与女厕位在1:1至2:3之间均符合行业标准,人流量相对较大的商业区域内男女厕位的规定才达到2:3,小于新标准中1:2的规定。与2015旧版标准对比,新标准不仅提高了女厕位比例的规定,也对厕位规定的表述从‘宜为’改成‘应为’,提高了强制性,限制了具体执行中的随意性。


母婴室不再是母亲的专利

母婴室,顾名思义是在公共场所设立的、方便母亲哺乳、护理和帮助婴幼儿如厕的场所。因此,母婴室的设置体现了对于哺乳期妇女和负有照料幼儿义务妇女的关爱,并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她们工作、出行的权利。不过,把母婴室的设置与保障女性权益划等号在许多发达国家已不适宜。

 

随着男女性别平等的观念进一步深化,传统中由母亲照顾孩子的家庭分工已发生改变,父亲也同样需要参与到孩子的照料中,对母婴室有需求的人群也进一步扩大到需要护理婴儿、需要帮助幼儿(尤其是幼女)如厕的父亲。母婴室使用人群的改变,是两性平等概念在厕所领域的新突破。

 

2016年10月7日,奥巴马总统签署了一项新法,要求所有联邦大楼的男女公共卫生间都必须配备婴儿尿布台。在澳大利亚,配备婴幼儿卫生设施的空间被称作“家长室”而非“母婴室”,对母亲和父亲开放。

 

与此同时,我们应当看到母婴室的发展在一些国家仍面临挑战,如俄罗斯。据全球华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在俄罗斯,母婴室只存在于国际大机场和极个别的现代化新建大商场。在大多数情况下,母亲会在卫生间完成哺乳;在少数情况下,母亲会选择在公共场所中人少的角落哺乳,用衣物等进行遮挡。

 

放眼中国,提高母乳喂养率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是国务院《中国儿童发展纲要》中的重要内容。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女性的社会角色发生转变,女性参与社会事务的范围和程度不断提高,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母婴室的配置对于母乳喂养影响不可小视,配备母婴室也成为了女性平权运动的重要内容。

 

在2016年8月1日举办的2016年世界母乳喂养周宣传活动中,国家卫计委表示,中国将制订完善母婴室相关设置标准,推动有关部门将母婴室建设纳入相关规范和城市建设规划中,同时引导企事业单位和公共场所设置规范化母婴室。

 

关于我们
CGPI-厕所文化研究中心(Research Center for Toilet Culture)由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和昆山昱庭公益基金会联合创办。中心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厕所文化领域的行动研究、能力建设和社会倡导,构建厕所文化的交流平台,为应对当今的厕所挑战和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多实用经济的选择方案。

2017年我们创办了国内首份厕所文化月刊,定期发布厕所文化圈的国内外最新资讯。今年我们将开展一系列厕所文化活动:(1) 厕所文化工作坊—认真跟大家聊聊厕所话题。(2)小学生的“便便教室”—儿童健康如厕指南。(3) 厕所文化论坛—专家齐聚一堂来讨论厕所这件正经事。

欢迎点击订阅厕所文化资讯。点击订阅